广告合作:点击联系

本地动画游戏正在快车道上 人才缺口需要填补

讯捷财经网

手办

在正在进行的2020 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以下简称“CCG”)上,《恋与制作人》游戏是整个展会的“热门之王”,展台前的排队区总是挤满了等待购买游戏的年轻女性观众。另一方面,为了推广手机游戏《庆余年》,盛趣游戏设计了故事中的“反府”展位,在“反府”前也排起了长队。

这两个流行的游戏IPs是在本地制作的,在许多领域都有衍生和发展。游戏《恋与制作人》在获得足够的市场反馈后开始了动画项目,并于7月15日推出了第一集动画内容;去年年底,网络剧《庆余年》一炮走红后,它在网文平台上推动了原创小说的流行,并为即将推出的《庆余年》手机游戏提供了坚实的粉丝基础。在各种联系的帮助下,本土知识产权在中国形成了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文化符号。

然而,与海外娱乐公司如万代、德纳、暴雪和古德米尔公司相比,本地公司在衍生品开发和手办生产方面仍存在一些差距。参展的衍生产品销售公司大多从海外市场寻找产品设计师和制造商,大量手办产品也来自日本公司。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是中国整个第二产业的人才缺口。

人才缺口成为动漫产业的一个痛点

在今年的CCG,有许多国内和地方的高质量的IPs,如《哪吒之魔童降世》,这引发了对郭曼崛起的讨论,《女驸马》,一个动画作品改编自黄梅歌剧,观复猫,属于管府博物馆,《大理寺日志》,一个高得分的国内动画。日本,老牌娱乐集团万代南梦宫,很快抓住了这些中国本土知识产权的机会,推出了一系列手办新产品。

在这个CCG,万代南梦宫带来了一个全新的手办系列BN FIGURE定制为中国消费者,重点是中国知识产权实现手办字符。这些手办是陈展在CCG遗址的灰色模型原型,包括《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娜拉和敖冰的各种图像,《簪花仕女图》系列由“观复猫”和古画组合而成的图像,《大理寺日志》中的人物等。

万代南梦宫上海玩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玩具工业部商品规划总监泉胜洋,表示,目前中国市场发展潜力巨大。万代南梦宫希望将中国本土知识产权提前一步商业化,使其成为其他公司无法模仿的高质量手办玩具。下一步,万代南梦宫将继续将其商业化,并不断扩大BN FIGURE的团队。

日本,一家模型制造商“好微笑公司”(以下简称“GSC”)不仅展出了手办模型,还非常重视在手办培养新生力量。在CCG展览期间,GSC举办了第二届原型大赛,在手办发掘有才华的原型爱好者。同时,GSC还在展台旁发布了国内人才招聘信息,从手办,招聘原型设计师,从手办招聘画家,从手办招聘计划加强公司在手办,的营销。

从CCG站的情况来看,国内企业在手办明显缺失,国内力量的缺失不仅存在于手办,也存在于高素质人才的缺乏,这是整个中国二级市场共同面临的挑战。

《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表明,由于工资与劳动强度的不匹配,高素质人才和员工的短缺仍然是困扰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难题。随着作品需求的井喷,中国动漫产业的人才缺口将进一步扩大,这将成为现阶段阿喀琉斯产业发展的脚跟。

在业内人士看来,人才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次级生态的不成熟。浙江中芬文产文化咨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姜玉倩,表示,普通消费者可以说出很多大导演和经纪人的名字,但他们不能说出游戏制作人的名字,也不能说出哪些公司发行有趣的产品。只有当幕后的玩家和开发者出现时,整个生态才会逐渐成熟。

IMGA 中国,的江国昌,主席持有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当玩家面对高质量的游戏作品时,他们会对背后的生产商和公司感到好奇。IMGA将计划围绕制片人进行一系列在线采访,让更多人了解高质量游戏背后的英雄。此外,江国昌还认为,国内市场的步伐相对较快,在外部因素的影响下,开发商无法像西方国家的同行那样花很长时间思考产品细节。

与游戏一样,国内广告动画产业与已经形成成熟体系的西方国家相比存在很大差距。广告动画公司Final Frontiers的执行制片人克里斯科尔曼(Chris Colman)表示,由于中国的广告动画行业相对年轻,一些动画创作者不会成为独立制作人,而是会在行业中跳槽到固定岗位,这些有才华的年轻人会被固定在固定岗位上。

协会、企业和高校共同推进人才的市场化培养

行业基准和市场环境发挥了更多的外部激励作用,相关专业的学生接受了什么样的教育,能否适应市场需求是行业人才问题的根源。

根据《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培训机制是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人才缺口面临的主要问题。除了学校学习,动画工作室和公司的指导,市场反馈等都需要有效地传递给学生。

为了使相关专业的学生更贴近市场,国内的行业组织、企业和高校都在进行相应的实践探索。

自2018年以来,上海动漫产业协会与上海电影艺术职业学院、中华职业学校联合举办了多次动漫职业技术培训和动漫教育研讨会。在此次CCG展会上,上海动漫产业协会动漫教育专业委员会正式揭牌,旨在搭建一个产教双向赋权的合作平台,提升动漫教育产业的后续力量。

日本,游戏音频公司CRIWARE大中华,的总经理朱金,也计划在中国开展一些教育工作。据朱金,介绍,目前中国的游戏音频教育比较落后。事实上,高校中没有与游戏音频相关的课程,市场上的短期培训课程也不能系统地涵盖整个音频教育过程。CRIWARE积极与大学和培训机构合作,不仅教授音频技术的使用,还向国内学生传授日本音频发展的经验以及作曲和编排音乐的方法,以便尽快培养本地人才。

当现有的人才无法满足项目的需求时,方崴智, 《恋与制作人》动画制作人埃莫托与日本同行采取了互补的方式,崴智,埃莫托创始人黄智炜,表示,目前中国的2D动画制作存在差距。由于2D的动画制作人一般需要四五年的时间来培训,大量的2D动画制作人无法在缺口后很快得到培训,这就造成了2D动画制作的巨大缺口。针对这一差距,崴智的埃莫托与日本,的动画公司达成合作,借助日本2D动画资源,帮助日本本土知识产权走向世界。同时,在结合日本动画制作的过程中,中国的从业者可以在实践中快速学习。

对于学校来说,这个行业范围的展览是学生寻找市场实践机会的绝佳平台。《第一财经记者》在上海电影艺术学院的展台上看到,展台上摆满了在校学生的漫画作品,这些作品被制成了各种衍生形式,如书籍、洋娃娃、亚克力饰品和钥匙圈。

据记者观察,高校作品展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展台周围的几家动画公司来到上海电影艺术学院的展台,与负责任的老师交流人才需求,并邀请学生参与公司的实习或实践项目。

负责展位的上海电影学院动画专业老师告诉记者,学校更加注重产学结合,将为学生提供一个实践平台,同时也将推荐学生进入对口行业。“毕业后进入市场,他们必须经历一个适应期。学校希望全面培养适应市场的人才,让学生在在校期间适应市场。”

在CCG揭幕的上海动漫产业协会动漫教育委员会落户上海电影艺术学院。此外,学校还设立了多个功能定位不同的工作室,如“动画策划工作室”和“动画创作工作室”。学生在工作室独立创作动画或漫画作品,并通过校企合作的机会在电影、电视和出版物中进行相应的创作实践。

工作室模式和开放的校企合作态度使该校学生获得了比同类院校更高的就业对口率。根据学校官方网站的信息,很大一部分学生毕业后可以在动画公司工作,担任动画师、设计师、渲染师和装帧师。

另一家参展商吉林动画学院在制作和学习的整合方面有着更多的商业实践。据负责展位的老师介绍,吉林吉动文化艺术集团是在学校成立后立即成立的,学校的老师也在公司工作。目前,公司拥有动漫媒体传播平台“余曼”。和漫画阅读平台“三昧漫画”。“平台上的作品约有一半是学生在校期间的实习作品,学校将为平台上的作品提供奖学金。毕业后,学生还可以继续作为画家与公司合作。”负责任的老师告诉记者。

展览前三天,20多家公司来到学校的展台,讨论并邀请学生为自己的公司项目制作卡通形象。班主任说:“学生发表作品后对市场更有信心。”

据天眼查消息,该校校长郑立国,是吉林吉动文化艺术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郑立国,有20家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涵盖动画、动漫、游戏、影视、文化创作等行业。据负责展台的老师介绍,每个专业的学生都有一个相应的公司,可以提供一个实用的平台。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每日金融名言:不要把所有的财产都投入股市,更切忌借贷资金购买股票。

本文是介绍本地动画游戏正在快车道上 人才缺口需要填补的所有内容,更多手办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讯捷财经网)

标签: 手办

标题链接:本地动画游戏正在快车道上 人才缺口需要填补 http://www.xj315.com/licai/33364.html

推荐阅读: